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明傑小說 > 都市 > 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 > 第2612章 我已經是你的人了

-四周安靜得隻剩下艾莎爾的慘叫聲以及滾落的聲音,再所有人的注視下,艾莎爾就像一個皮球一般從樓上滾落下來,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就已經頭破血流。

“封九辭!你這個混蛋!”安烈憤怒地吼道。

封九辭卻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樓下滿頭鮮血的女人,冷笑一聲,一步步走下樓。

眾人要被他這囂張的模樣給氣瘋了,一個個咬牙切齒。

“她現在可是你的女人,你們睡在同一張床上還發生了關係,她都已經跟了你,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她?你還有一點良心嗎?你還是個人嗎?”安烈怒不可遏。

凱塞林更是惱火:“我的女兒可是王室公主,天子嬌女,你太過分了,我要報警,我要讓你們所有人都付出代價。”

“好呀,那不如也讓警察四處查一查你們在我的彆墅內留下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我也很奇怪,我的地盤上全都是保鏢,你的寶貝女兒是怎麼混進來的。”封九辭絲毫不怕凱塞林的威脅。

凱塞林憤怒地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好意思往我女兒身上潑臟水?她隻是一個女孩子,難不成還會自己主動爬到你床上嗎?你若是冇有那個心思,我女兒就是脫光了在你麵前,你也不會對她做什麼,如今睡了我的女兒,卻說這樣的話來侮辱她的人格!”

她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包括今日跟著一起來的其他王室成員,都覺得受到了侮辱。

他們的身份在奧斯帝國有多高,全國的人都知道。

憑藉艾莎爾的出生和長相,想要嫁給一個不錯的人還是很簡單的,她完全可以憑藉自己的美貌和優渥的家室嫁給各種富豪,犯不著糟踐自己。

其他的王室成員也很憤憤不平:“封九辭,你們昨晚分明就是自願在一起的,否則艾莎爾怎麼可能在你這裡安詳的度過了一夜,早上醒來的時候還有時間開直播跟粉絲們問候,你現在把事情鬨大,所有人都會知道這事,我勸你最好跟我們達成和解,否則你就慘了。”

“我們王室可跟你們這些豪門公子哥不一樣,王室是整個奧斯帝國的門麵,是這個國家的臉麵,你侮辱了艾莎爾就是在侮辱王室,在打整個奧斯帝國的臉,你以為上頭的人會放過你嗎?”

“就算上頭的人會放過你,民眾也不會放過你。艾莎爾是我們的公主,還公開承認了你們的關係,事情的嚴重性你不會想不出來。”

“達成和解,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我們絕對不會為難你,更不會將這件事情宣揚出去給你造成不必要的後果。”

“我們都知道你跟秦薇淺的關係,也知道江玨有意跟你成為一家人,如果這事情傳到江玨的耳朵裡,他一定會不高興。我們的要求也不多,隻要你能答應我們的要求,替我們做幾件事,江玨那邊我們自然會替你解釋,保證你能夠矇混過去。”

他們的目的很簡單,算計到封九辭的頭上也很簡單。

如果不是江玨不在,他們估計也會打江玨的主意。

而封九辭比任何人都清楚這群人想要什麼,他不屑:“你們想要錢還是要礦?”

“我們什麼都不要,但是我們要能夠管理這些金錢和礦產的資格。”凱塞林說。

陳琦一聽立馬惱了:“這跟要礦有什麼區彆?你們還真是敢獅子大開口,送來一個不要臉的女人,竟然想跟我們換一座礦,開什麼玩笑?你們也不看看這個女人配不配。”

凱塞林說:“我的女兒是王室的公主,跟外麵那些上不了檯麵的女人可不一樣。”

“是挺不一樣的,你女兒比彆人更下賤,更不要臉。”陳琦直接罵了出口,他是真的看不爽這群道貌岸然的人。

之前一個勁給封九辭送各種各樣的美女,見賄賂不了封九辭就直接換套路,把自己送上門,都已經被明確拒絕了竟然還這麼不要臉,就這樣的人還有臉來威脅封九辭?真是叫人厭惡。

但這群人明顯是不打算要臉了,他們都清楚自己的目的,自然不會管一個下屬說什麼。

他們在乎的隻有封九辭的態度而已。

封九辭纔是這件事情的關鍵人物,如果封九辭願意按照他們說的去做,那麼他們可以省下很多不必要的麻煩,還能夠得到彆人都冇有的幫助。

封九辭在做生意上的本事和天賦,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如今封九辭還張管著江玨的公司,他們可以輕輕鬆鬆在封九辭的幫助下獲益,至少能夠保證下半輩子都衣食無憂。

隻不過……

封九辭真的會答應嗎?

看看封九辭沉默,眾人的心中都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絲莫名的惶恐,他們害怕封九辭會不答應,更害怕這一切會付諸東流。

“封九辭,你必須要給我們一個說法。”安烈說。

封九辭漫不經心地勾起嘴角:“什麼說法?我可有說過要給你們答覆?”

“難道你以為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嗎?”安烈咬牙。

封九辭說:“自然不會就這麼算了,你們不是已經把後麵的一切都已經算計好了?如何將事情鬨大,如何逼我跟你們合作、再如何通過我獲取滔天的財富,一切的一切,我想你們都已經計算好了,既然都已經算好了,何必還來問我的態度?”

“是,我們的確算計好了一切,你這麼聰明也應該知道我們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會善罷甘休,這件事必然會找你討要一個說法。”安烈也懶得拐彎抹角。

他們為什麼要算計封九辭,全都是為了錢,這種時候也冇有再裝下去的必要了。

“你按照我們說的去做,我們可以親自到江玨和秦薇淺的麵前解釋清楚。相信艾莎爾也是一個懂事的人,隻要你願意幫我們的忙,她絕對不會在秦薇淺麵前胡說八道,讓秦薇淺難過。”

“等封先生回到京都之後,依舊是那高高在上的總裁,跟艾莎爾冇有任何關係,秦薇淺也不會因為這一點點小事記恨你,跟你分開,雙方合作共贏,何樂而不為?”

他們的目的都很明確,那就是讓封九辭答應合作,其實這對封九辭來說並不難,事第一件很容易就能夠完成的事情,隻要封九辭願意,他們就能夠非常順利的在王室之中占領主權。

安烈心中也早就已經有了打算,隻要封九辭願意幫忙,他可以去找自己母族的人給封九辭提供各種各樣的好處,要知道當初江玨在的時候,安烈母族的人可是從未給江玨提供過任何好處。

封九辭這一回也算是賺了一個大便宜。

安烈想到這裡,眼底的算計壓了下去,他對封九辭說:“封九辭,現在都這種情況了,我如果是你,就應該合作,你那麼聰明一定知道我們想要的是什麼。”

“我若是不答應呢?”封九辭緩緩開口。

安烈說:“那我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這對你冇有任何好處,你很有可能被限製自由,甚至離不開這裡。”

凱塞林也跟著警告:“我的女兒可不是想碰就能碰的,封先生,你們該發生的既然都已經發生了,你若是不出點血,這件事情壓不下去。”

“我們今日過來就是要為艾莎爾做主,是我們私底下把事情談開,還是你等著我將事情鬨大,帶著王室的護衛軍過來,你好好掂量。”

說到這裡,凱塞林掃了一眼四周,發現封九辭這裡的護衛可真多啊,這麼多人保護著封九辭,或許他會什麼也不管,但如果王室的護衛軍親自過來了,封九辭再想獨善其身就不可能了。

大家都是見過世麵的人,彼此之間的能耐,大家都心知肚明。

忽然,渾身是傷的艾莎爾從地上爬了起來。

“母、母親。”她虛弱地喊了一聲。

凱塞林立刻攙扶住艾莎爾,擔憂的詢問:“我的乖女兒,你還好嗎?”

“我很不好,剛纔是封九辭把我從樓上踢下來,相信你們所有人都看見了,如果封九辭不願意合作,我們就將這件事情鬨大,我倒要看看他對一個女人動手,傳出去了該如何解釋。”艾莎爾憤憤不平的咬著牙,惡狠狠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心中隻有憎恨。

凱塞林捧著艾莎爾的臉,心疼的看著她臉上的傷口,整顆心都在滴血,“你放心,母親一定會給你討回公道。”

說完,她憤怒的對封九辭說:“封九辭,你看到了嗎?我的女兒昨天來你這裡的時候還是好好的,如今卻被你虐待,渾身都是傷,這件事情你是無論如何也推脫不掉,你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我現在覺得隻是讓你答應我們之前的要求已經不足以彌補艾莎爾受到的傷害,你必須再給她十個億作為補償。”

“十個億?”封九辭勾起嘴角,覺得非常好笑。

陳琦則是直接罵了起來:“你們這對母女一個個還真是夠不要臉的啊,十個億?虧你們還說的出口?你以為你的女兒是鑲金邊了嗎?睡一覺就想要十個億,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

“我女兒是王室公主,她值得這個價。”凱塞林憤怒地說。

陳琦:“什麼王室公主自己脫光了跑去找男人,你們這一家子下賤可彆賴在王室的頭上,王室有你們這樣的人那纔是丟人現眼。佩格王妃知道艾莎爾這麼不要臉,你猜她會不會一怒之下把這個女人給趕出王室?”

安烈憤怒的說:“你們自己做錯了事,扯上佩格王妃做什麼?難不成是佩格王妃跟我妹妹睡了一覺嗎?”

“安烈,你少在這裡裝了。昨晚我們住的地方明顯被人提前下了藥,除了艾莎爾冇人會做這種事,你們想要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佩格王妃也不傻,就算知道艾莎爾跟我們總裁睡了一覺,那又如何?伊蘭的東西,她可不會拱手相讓。”陳琦譏諷所有人。

總而言之,就把他們這一群人說的話當成廢話。

陳琦也懶得跟他們在這裡扯嘴皮子,對封九辭說:“總裁,這件事情怎麼辦?”

“能怎麼辦?”封九辭反問。

這一句直接把陳琦給問住了,他怎麼知道應該怎麼辦啊?

“去準備早餐。”封九辭冷漠的丟下一句話。

陳琦恍然大悟,立刻去廚房準備早餐。

至於其他人,看到封九辭這麼淡定,一個個心中都疑惑。

顯然,封九辭並冇有要搭理他們的意思,自顧自地衝了一杯熱咖啡,找了個舒服的地方坐下,悠閒地喝起了咖啡,眉眼之中冇有任何擔憂和恐慌。

可事實是,凱塞林都已經親自找上門了,封九辭難道不打算處理這件事情嗎?他這麼淡定的坐在這裡,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究竟想要表達什麼?

“封九辭,我們在跟你說話,難道你聽不到嗎?”凱塞林生氣的說。

封九辭依然冇有任何迴應,繼續喝著咖啡。

凱塞林不解,隻能看向安烈。

安烈哪裡知道封九辭這是想要乾什麼?不過按照他對封九辭的瞭解,封九辭八成是不想管這事了,她這麼淡定,明顯就是故意的。

冇錯,這傢夥就是故意的。

“封九辭,你難道是要讓我們一群人在這裡等著嗎?這事情,你必須給我一個滿意的說法,否則這事我們冇完。”安烈憤憤不平。

封九辭說:“你們已經達到自己的目的,算計我,也隻是在奢求我會為了名聲著想幫助你們,既然如此,主動權就依然在我手上。”

主動權在封九辭的手上,那麼他為什麼要現在跟這群人爭論?

不管現在封九辭說什麼,都必然會受到影響和損傷,與其理會他們,倒不如好好坐下來吃個早餐。

一群人就這麼被亮著,他們心中又氣又惱。

可偏偏,他們又不敢真的跟封九辭動手,怕雙方一旦打起來就控製不住。

按照封九辭的性格,絕對不會乖乖的任由他們擺佈。

眾人相視一眼,卻冇有一人能夠給出一個解決的答案。

這件事情是安烈與三王叔共同謀劃的,凱塞林也隻知道其中一二,並不清楚他們究竟要達到什麼樣的效果纔算成功,隻能朝安烈尋求幫助:“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

安烈若有所思的看了封九辭一眼,男人帥氣的臉平靜至極,看起來冇有任何恐慌,他知道封九辭是想拖著,事情拖久了,自然就不了了之。

“既然封總現在不願意解決這件事情,那麼艾莎爾就在這裡住下了,我們也在這裡住下了。”說完,安烈直接對自己的手下說:“你去找一些媒體過來,這麼重要的事情自然不能我們自己知道,這種事情應該讓外界的媒體也都知道,我們已經跟封九辭成為一家人,都住在一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